今天是年三十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06-04 00:51   浏览:
正文

没当官的时候想当官,当了官才知道当官有多麻烦,最近几个月可真要把阿杰给忙死了。也不知道自己的这些个前任都是怎么做事的,师团长居然什么都要管:管财政、管纪律、管训练,甚至连食堂买个几百斤白菜都要这个师团长签字才能办。这样下去可不太妙,估计是还没等到升官发财自己就要给累到吐血了,更何况还要管理这些个神经嘻嘻的家伙了。就算是侥幸不死,也会发疯的。于是,生性懒散的阿杰连续发布了一系列被后世称为“领导思维革命”的人事任命。这一系列命令将军营中的大小事务作了详细的分工。每项工作由专人负责。将职务和军衔分开,除了财务和军队训练分别由胖子和戈德分管外,其他的各个职务都由基层人员选拔推荐。原有的军官体系仍然予以保留,但是仅限于军事体系。至于阿杰,他还是最高指挥官,虽然名义上他还是总负责,但是工作都交给下面人做了,他要忙也忙不到哪里去了。胖子这个奸商刚上任便立即宣布:由于帝国没有额外拨款,所有新任命的职位一律没有额外的工资,不过可以每月从师团领取一定的功勋点,作为推荐升职的依据(呵呵,又是一个空心汤团)。不过,由于这些新的任命打破了军营中的人事任命制度,使得底层士兵有了希望,同时由于新任命的“士兵膳食委员会”的努力工作让士兵们的伙食大为改善,使得士兵们即使在接受了戈德那大强度魔鬼般的训练后,还一致认为这个新任长官是他们所见过的最好的长官(毕竟难得有长官为大家办实事啊)。阿杰的威信在军营中迅速地得到了极大的提高。不过阿杰还是有个很大的问题不能搞定,那就是这支部队里的人不知是不是书读太多了,一个个都神经嘻嘻的,老是为了屁大的一点事搞所谓的决斗,而且声势弄得越来越浩大,人也越来越多,不过内容却是越来越无趣。这样实在是太浪费人力物力,这根本就不是军人该干的事,倒像是一群酸秀才在无聊地作写酸诗打发光阴。看样子,要搞好军队就一定得先把这个问题给解决了。不过既然堵不了,那就只能导了。于是阿杰在师团本来就不太宽松的资金里抽出了二百个金币,然后又自己出了一百个金币办了一份师团的内部刊物,让那些精力过剩的家伙上这上面决斗去,省得一天到晚鸡飞狗跳地惹是生非。同时阿杰又让戈德加大了训练量,这没力气了总不会乱来吧!军队在半年的改革后终于初见成效,变得中规中矩、井井有条了。同时由于有许多底层士兵在工作中得到了提升,这让他们对阿杰这个每天看起来无所事事的长官几乎到了感恩戴德视为再生父母的地步了。阿杰的威望在军队中可算得上如日中天了。早春的风凉凉地刮在人的脸上,让人觉得生疼、生疼的,但此时阿杰的心中却燃烧着一团火,一团爱情的火,一团思念的火。军队的日常工作在半年的辛勤付出后终于能步入正轨了,但是这搁置了半年的爱情是否依然还能在它自然的轨道上正常地运行呢?虽然这半年中两人依然保持着书信的来往,但是半年未见,这不能不让曾经饱受爱情创伤的阿杰变得归心似箭起来。〓〓〓〓※〓〓〓〓※〓〓〓〓※〓〓〓〓京城的大街依然如半年前出发时一般的繁忙。关将近,大街上还多了不少过年的喜庆之象。但是这些都未能让阿杰多作停留,他现在只想能快一点来到那幢白色的小楼,见到那个半年来一直令他魂牵梦绕的女人。由于部队有规定,半年才能有一次探亲(这是当官的,当兵的要一年才行),所以好不容易等到假期的阿杰几天前就出发了,日夜赶路今天终于来到了这个阔别半年的地方。白色的小楼依然耸立在半年前他走时的地方,只是不知这半年不见的女人会变得怎样?“等下可别像电影中那样,出来个人十分不耐烦地挥手说道‘这里没这个人’哦。”阿杰看着那白色的小楼呆呆地想到。“大人,我们到了吗?”一边的随从看见阿杰停了下来便小声地问道。“啊!是,我们到了。”阿杰从沉思中恢复过来。随从上前轻轻拍门。不多时,从里面出来了一位管家一般的人物。他瞄了一眼上前拍门的随从,也没等他开口询问便没好声地说道:“小姐不在,请明天再来吧!”阿杰听声音就知道这个人就是以前见过面的那个阿成,所以便不紧不慢地向前走上一步,轻声说道:“成兄,半年不见,别来无恙啊!呵呵,你好像升总管了吧!”“你?”对方似乎吃了一惊,但他随即便认出了面前这个一身戎装的军人。“杰少爷,您回来了啊!”阿成上来亲热地抓紧了阿杰的手。“呵呵,你升总管可还没请我吃饭哦!”阿杰笑着说道。“请,当然要请了。要是没有杰少爷您帮我说话,我哪能有今天的地位啊!”“小姐不在吗?”“在,刚刚我还以为又是那些登徒子呢!小姐她正在卧室呢,我这就告诉小姐去,她非乐坏了不可!”“不用了,阿成你忙你的去吧,我自己去好了。”“噢,对了,这位兄弟是我部队里的。你带他去洗洗,然后弄点吃的好好睡上一觉。我们有好些天没好好休息了。”阿杰就像是在自己家里一般地吩咐道。穿过那长长的走廊,阿杰来到了胡云的闺房门口。门没关严实,透过门缝看去,只见屋内的胡云依旧身着一袭白衣,在铜镜前画着眉毛、打着腮红正化妆呢!阿杰轻轻地推门而入,屋中的胡云立即有了反应,转过头来一看,一脸的讶异,迅即又转为满脸的惊喜。一张樱桃小口张得圆圆的,却连一个字也无法说出口来。“小云,你瘦了!”阿杰伸手抚摸着胡云的俏脸,轻柔地说道。“阿杰!”胡云惊呼道:“你怎么来了啊!”“怎么,难道你不欢迎?”阿杰笑着问道。“哪有,我高兴还高兴不过来呢!来让我看看,成熟点没。”胡云高兴地抱住了阿杰,双手抓着阿杰的脸不停地摇晃着。“好了,不要再晃了,我都快要被你摇散架了。”阿杰笑着说道:“来,宝贝!过来,抱抱!”两人一阵亲热,整个屋中洋溢着阵阵春光。“你这个死鬼, 斗牛棋牌游戏在线玩一去就是半年多。人不回来看看我, 真人在线龙虎斗游戏合集连信也没几封, 真人网投游戏平台这次怎么这么好心回来看我!”胡云问道:“你是不是在那里有女人了啊?”“天地良心, 澳门网上娱乐在线游戏网站我对你可是一片真心啊!其他女人我可正眼都没瞧过啊!”阿杰不住地叫屈道:“军队里有规定,要半年才有假期啊!这不,我都好几天没合眼了,日夜兼程赶回来陪你过年啊!”“刚开始,军队里什么都要我管,忙得我连睡觉的工夫都没有。信写得少了,你别生气。现在好了,军队上了正轨,所以……嘿嘿,我要把这半年都给补回来哦!”阿杰嬉皮笑脸地说道。“瞧你,半年不见就变得这样油腔滑调了,时间长了可怎么办哦!”“嘿嘿!小云啊,你知不知道,在那里的指挥官升官都特别快哦,说不定我就快要升官了哦!”阿杰兴奋地说道。“呵呵,那你可要加油哦!现在你是个准将,升一级是少将,然后是中将、大将、三级元帅……你可要好好干哦,等你当了大元帅到时我可就风光了啊!”胡云兴奋地说道,仿佛眼前是一片金光大道一般。“那我们得等到什么时候才能成亲啊?”阿杰喃喃道。“结婚哪有那么容易的啊!”胡云说道:“你一个月的俸禄才六百个金币,一年最多也就一万。你知道现在京城买幢房子得要多少钱吗?要一百万啊!还有日常的开销,以后还要养小孩,你这点钱哪够啊!”“我现在住的房子是社团的产业,要是结了婚那我们就不能再住在这里了。”胡云开始越说越激动了:“你可要好好地努力啊!可别跟我说什么只要两个人在一起就好这类的话,除了这京城其他地方我可哪里也不去的。”“好了,你别说了!我知道怎么做了,我会努力的!”阿杰觉得十分无趣。“怎么了,不爱听了啊!好吧,就不说了。宝贝乖哦!”胡云看了看阿杰的脸色哄道。“对了,我说你刚刚在这里梳妆打扮的,这是要去哪里啊?”阿杰问道。“啊,差点把这给忘了!我还要去参加慈善晚会呢,要到时间了。”胡云手忙脚乱地整了整刚刚被阿杰弄皱了的衣服。“你帮我看看,我这样行吗?”胡云不住地用手捋着那一头美丽的长发。“行,都快要迷死人了!半年不见,你更漂亮了。”“好了,我不跟你说了,时间来不及了。”胡云说道:“你要不和我一起去?”“不了,我几天没休息了,我要去吃点东西睡个好觉。等你回来我们再聊!”阿杰向来不太喜欢这类场合。是夜,胡云直到很晚才回来!第二天一早阿杰去胡云的房间时,发现她还睡着便一个人出了门。阿杰先去拜访了太子和赵青云的医馆,但是两处都没见到人。于是,阿杰去看望了那些和他一起参加过剿匪的学院毕业生们。这些人一听是阿杰来了,一个个都很是高兴,一个个都嚷着要和阿杰一起去三十八师团(现在他们这些人呆在京城也无事可干,综合新闻但是编制却仍然还挂在军队里没法离开)。接下来的几天,阿杰除了去见太子,让他帮忙办理那些学生的事外就是和胡云整天地在京城中闲逛。半年多不见,两人似乎有总也说不完的话,但是阿杰却发现两人之间生疏了。今天是年三十,阿杰一早就去拜访了太子,太子仍然还在宫里,没见到。不过那一百来个学院毕业生的调动问题太子倒是帮他们解决了,毕竟这对他来说只不过是小事一件而已。赵青云的医馆依旧没人,四下打听了一番也没什么有用的消息,想想已经有两个多月没联系了,阿杰也怪担心的。转了一天也累了,阿杰回到了胡家。胡云早已在那里等着他了,一见到阿杰回来,胡云便立即放下手中那些阿杰从当地为她带来的小吃和小玩意,转身去房中拿来一套礼服递给了阿杰。“这是干什么?”阿杰问道。“今晚,你要陪我去参加一个新年晚宴!是军机大臣南云办的。他可是你的顶头上司哦!”胡云说道:“去多认识点人,说不定以后对你有帮助的!”〓〓〓〓※〓〓〓〓※〓〓〓〓※〓〓〓〓老远便能看到南府大门外的那一排排大灯笼。马车在亮如白昼的南府门口停了下来。“好大的气派啊!”随着门口此起彼伏的“某某阁下到,某某大人到”的叫喊声,阿杰和胡云挽手进了大门。军机大臣的府邸果然与众不同,宽阔的大院灯火辉煌,巨大的梁柱雕龙刻凤。要不是大门口的金匾上那烫金的“南府”两个大字,阿杰都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了地方,来到了什么神庙了。南家的大厅足有两千平方,厅中一片明亮。阿杰仔细看去,发现这里用来照明的居然是市面上极少有的魔法水晶灯。“唉,真是有钱好啊!”大厅里早已有人在了,相熟的一个个手拿着高脚酒杯,在一起高谈阔论着什么。“原来是个立式酒会啊!呵呵,不错,这个倒是没参加过。”阿杰心想。胡云似乎在这个圈内十分知名,厅内不时有人过来同她打招呼,同时还有不少身着各式动物皮草的贵妇人上前来围着她唧唧喳喳地说个不停。胡云也十分有礼貌地一一向人介绍着身边的这位如意郎君。女人们对阿杰似乎十分有兴趣,不断地问东问西,眼神在阿杰身上扫来扫去,弄得阿杰好不尴尬。幸亏胡云也知他心意,拉着他走过一边。但是以阿杰现在的功力,还是听到了那些女人们在背后的小声谈论。“这个胡云,平日里什么人都看不上眼,结果却找了这么一个。人倒是长得还不错,不过却是个当兵的。”“听说好像还是个将军哩!”“不过是个准将,有什么了不起的。这里随便拖个出来,官都要比他大啊!”“南公子对她痴心一片,又是南大人的独子而且官拜大将,他却看不上眼,怎么会对这小子青眼有加啊?真是搞不懂她到底在想什么?”都说一个女人可以抵五百只鸭子,这一大群女人的语言把个阿杰弄得是心烦意乱。想想那些女人的言语,阿杰心里可真不是滋味。“啊,云姑娘,几天没见又漂亮了不少啊!”顺着声音阿杰看到一老一少两个男人正从前方走过来。“啊,是南伯伯啊,你又在开我玩笑了啊!”胡云笑着说道。其实刚刚从这两人一路走来时人们对他们的态度,阿杰就猜想他们是什么大人物了,胡云这么一叫阿杰便知道他们就是今天这个晚会的主人、帝国重臣、军机大臣南云父子了。阿杰还是头一次看到自己的这位顶头上司。这小老头精瘦精瘦的、个子矮小、其貌不扬,但是那长得有些像老鼠的脸上那对细小的眼睛却散发着异样的精光。“这可是个难对付的家伙!”阿杰心里暗想。“我哪有开玩笑啊,你没瞧见我这个宝贝儿子早已经魂不守舍了吗?”南云笑着指了指自己身边的那个年轻人。南云身边的那个年轻人身材也不高(估计是遗传的问题),但却是十分匀称。皮肤白白的,一双手更是修长白皙,犹如泡在牛奶中一般。“阿杰,这位是南云伯伯,就是这里的主人。这位是南伯伯的公子。”“南伯伯,这位是我朋友,阿杰。”胡云给双方介绍道。“南大人好!下官是步兵第三十八师团的师团长贺杰。初次见面还请多多关照。”“嘿嘿,好,好!小兄弟你可是年少有为哦。三十八师团,那你应该是准将了,好。要好好干哪!”南云语气中肯,完全像是一位长者在对后辈的鼓励。但是在阿杰耳中听来,却是十分吃惊。这说明这个老狐狸对太子的势力还是十分清楚的,所以他才能一口道出他这个全军唯一的一个准将师团长来。不过阿杰还是恭敬地回答道:“是,是,下官一定努力,不负长官厚望!”“你和犬子年龄相若,你们可要多亲近、亲近哦。”南云又笑着说道。“南兄,幸会了。”阿杰伸出手来想要和这位南公子礼貌地握个手。“好说好说。”那南公子看了一眼阿杰,却并没有伸出手来的意思。“小弟是国防军红狮军团的副军团长,中将南望北。”南望北的语气中充满了示威的成份。阿杰此时认真地观察起对面的这个似乎充满了敌意的男人。这个南望北大约二十五六岁的年纪,一张年轻的脸上居然充满了一股书卷气,他的五官端正,眉目清秀到更像是个文弱的书生。他的一张俊脸上倒并没有南云的那种让人看了不知深浅的表情,满脸洋溢着一种世家子弟的骄傲。两人双目相交时,阿杰很明显地再一次从他的双眼中读到了“敌意!”南家父子离开时,阿杰看到南望北脖子上的肌肉很明显地抽动了一下,他知道那背后一定是一张咬牙切齿的脸,因为他知道这一切的原因都是因自己身边这位笑意莹莹的美女而来。接下来的晚会,一切都变得是那么的无味,阿杰就像个木偶般被胡云推来拖去,不断地被人品头论足着。阿杰觉得自己就像是在动物园中被人观赏的动物,被人看得浑身不自在。这些倒还能忍受,直到那个趾高气扬的南公子将他拉到一边无人处,以居高临下的口气说“你离开她就官升两级,否则让你死得很难看”时他终于忍不住爆发了,开口把南望北骂得狗血喷头。人群不断地围拢过来,看着南公子那一脸平静,甚至是带点轻蔑的脸时,他明白自己中计了。晚会的结果自然是不欢而散,阿杰被满脸怒容的胡云拖回了家。接下来几天,两人便陷入了冷战。在胡云看来,这天宴会上发生的事,实在是太丢脸了,在这样的场合破口大骂、大打出手,而且对方还是南大臣的公子,这让自己以后怎么去面对这些各界名流啊!这个阿杰也太可气了。而阿杰则认为自己在这个无聊宴会上的反应也没什么,是一个男人的正常反应,要是不声不响那才是有问题。况且在这种无聊的晚会上实在也太无趣了,整堆人谈论着一些花边新闻、无趣的话题,不去也罢了,用得着这么激动吗!虽然说是这样说,但作为男人还是要有点风度的。阿杰今天一大早便出了门,亲自上街买了许多菜,然后在厨房忙活了一整天,把个阿杰的副官看得目瞪口呆:“这个可是一个有八千士兵的师团的最高领导啊!这个这么有身份的男人居然会亲自下厨房做菜,而且做这么多的好菜居然是为了一个女人。”“呜……这份真情、这种柔情真的让我好感动啊!回去后我一定要说给弟兄们听听,我们的师团长真的是不同凡响啊!”今天胡云没活动,当她走进餐桌,阿杰从她的脸上看到了一丝笑意,一颗悬着的心终于可以松下来了。乘着她高兴,阿杰态度十分诚恳地作了道歉。两人对视一笑,危机终于过去了。“你可不要以为这样就没事了,得罪了南家你以后可要小心了!”胡云提醒道。“哦,我知道了!”“还有啊,你要努力啊,多赚钱,努力向上爬。不要整天在厨房里弄这些东西,不要马马虎虎的,要多花点心思在工作上才行,不然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成亲啊。”“好!”阿杰觉得自己热血沸腾:“我一定会好好努力的,为了你,就算把这条命搭上都行。”“我过两天,不,我明天一早就回部队去,我会让你满意的!”〓〓〓〓※〓〓〓〓※〓〓〓〓※〓〓〓〓第二天,阿杰便走上了回去的道路。胡云有事不能来,送他的只有胡府的阿成。“杰少爷,小姐今天不能来了,你可别见怪!”“没事的。”阿杰的情绪不高。“杰少爷,你也别怪小姐,她也是没办法。自从老爷子不在了后,小姐她一直不太开心。社团里现在又是其他人在主事,小姐一直受到排挤,所以她只有整天在这些上流社会中穿梭,希望能找到人支持她,在社团里重振声威,保住老爷子苦心经营的基业!”阿成述说道。“原来是这样。”阿杰道:“你回去告诉小姐,就说我贺杰不会让她失望的。”“我想我是找到目标了!”阿杰心想。就这样,阿杰结束了他这次无趣的探亲,带着他人生的新目标回军营去了。

  原标题:徐静波:日本抗击疫情打80分,现在卡在哪里?

,,炸金花游戏平台

热点文章
近期更新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真人美女棋牌游戏推荐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