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是不是我们的人请去的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06-04 22:38   浏览:
正文

阿杰此时正从城外军营向京城里猛赶。他得知胡云失踪后便立即拜访了胡家所在社团的主事和长老们,但是得到的反应却使他大失所望。那些大佬们一听阿杰说可能会和兄弟会全面开战,立马都变了颜色,一个个捧出了一大堆理由来推三阻四的。“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无奈的阿杰只好向军队求助,但是负责治安的国防军却态度暧昧,而其他人却又不方便出面干涉,把个阿杰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团团乱转。没办法,阿杰把心一横,你们不去那我就自己去。所以他只带了胡府的管家阿成以及几个胡家的下人一起向兄弟会要人去了,只留下戈德和胖子在那里想办法。兄弟会的总部在京城之中那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高高的尖顶式建筑老远就能让人感觉到从那建筑上所流露出的锐气。这里真的很大,大到院内的那些护院之间非得大声叫喊才能听见,所以当阿杰他们出现在那华丽的拱型大门时,大院内一时间充满了惊叫和高喊声。听到外面的动静后,院内呼啦一下涌出了三十几条大汉来,他们一个个手持武器,快速地将阿杰他们几人围了起来。“小子,你们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啊,敢来这里捣乱!”阿杰在来时已经定下了来这里的主题,那就是“打”,所以他也不多说,默默地运气拔出了随身佩带的战剑,右手握剑把剑张开着,面无表情地向着围了上来的人群。来人一看,噢,家伙了,那就动手吧!于是那三十来号人也挥舞着武器逼了上来。通常来说,剑要走轻灵,像阿杰手中这把在两军对垒时才用的巨大战剑一般是不会有人用来解决江湖恩怨的,但是这把巨大而又笨重的大家伙却在阿杰手上发挥出了巨大的威力。阿杰运气控制着手里的巨剑,它划着一条朴实无华的直线,夹带着风雷之势扫向面前之人,全然无视对手挽起的那漫天剑花。受到了从巨剑上传来的那巨大压力,对手仓皇地赶紧将手中的剑回撤想挡住阿杰这朴实的一剑。一阵劲风传来,只听到“叮”的一声巨响,那人手中的剑被一下震为两段,整个人如同被巨锤所击,横飞三尺撞在了院墙之上,待其落下之后,口鼻之中鲜血不断喷涌而出,眼见着是没气了。“好,运气于剑,果然能横扫千军。好霸道的一剑啊!”阿杰调匀呼吸,心中不由得暗暗得意。阿杰摆了个自以为最帅的架势,故作深沉地回过头来向众人问道:“大家都没事吧?”不过转过身来的情况着实让阿杰大吃一惊,这些个平日里在胡府后院劈材、花园浇水、厨房做饭的大叔大伯们,此时居然一个个都身手不凡,举手投足中俨然是一派大家风范。“晕,怎么平时就没看出来啊!”阿杰看着那些就快被都摆平了的大汉们,十分不好意思地摸着后脑勺笑道。“杰少爷,怎么不问这些人小姐被他们关哪里了?”看着阿杰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阿成有些不解地问道。“不要急,这些都是些小喽罗,问不出什么的!”“那怎么办?”阿成焦急地问道。“打了小的,当然大的就要上场了。”看惯了黑帮片的阿杰十分有经验地说道。“那,小姐不会有事吧?”“不会,没事的!”阿杰口中虽然这样说,但心里却还是七上八下的。随着“吱呀”一声闷响,对面的那扇巨大得像堵墙一般的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了,一队手持武器,身着青色制服、头绑青色绸带的精壮男子鱼贯而出,训练有素地分列在大门两旁,然后一名头顶全秃,鹰眼勾鼻的男人从中走了出来。“今晚居然有这么多高手大驾光临,实在是让贾某人深感荣幸啊!”这个光头男人双手交叉抱在胸前,居然十分有礼貌地深深鞠了一躬。“只是各位突然到访,不知有何见教?”望着对面这个温文尔雅、彬彬有礼的秃头男子,阿杰突然有些茫然:“这个家伙什么人啊,怎么这么有礼貌,可不像是个黑社会啊!”“阿成,这家伙什么人啊?怎么说话这么斯文啊!”阿杰转头问一边的阿成:“是不是我们弄错地方了啊?”“不会,杰少爷。这个人名叫贾太平,据说原先是一道士,后来投入兄弟会门下,现在是他们的三号人物。”“他主要负责兄弟会对外事务和日常运作。这个人口才不错,兄弟会与上层官员的沟通、帮会之间的谈判什么的都由他出面。不过听说功夫倒是稀松平常。”阿成在阿杰耳边小声地说道。“呵呵,贾太平(假太平)这名字有意思。”阿杰听到这个有趣的名字不由得笑了起来。“嗯,贾太平、贾三爷是吧?”阿杰一本正经地问道,不过一口气没憋住结果又笑了出来,还弄得同去的几个人也忍不住笑了出来。贾太平似乎出奇地和气,一点也不以为意,仍然十分恭敬地说道:“不敢,正是在下。不知您老如何称呼,有何见教?”“呵呵,客气、客气。大家都叫我阿杰,想来你也不会认识我这种无名小卒。这次我们来是找你要人的。”阿杰似乎受了贾太平的影响也文绉绉地答道。“阿杰?哦,原来是前几天得到皇上提升的杰将军啊!今日一见,果然相貌堂堂、气度不凡,看来他日必将有所成就。但不知将军来此所为何人啊?”对方还是那样彬彬有礼,似乎这件事根本与他无关似的。“到底是贾三爷,连我这样的无名小卒也知道。”阿杰笑着说道:“我的一个朋友前两天失踪了,据说是贵帮的弟兄请去了。”阿杰觉得还是先礼后兵比较好。“不知贵友是哪位?我一定立即调查,如果真是下面人乱来,我一定会好好教训他们的!”贾太平依然不动声色。“她叫胡云,是天字盟的!”“原来是名满京城的大美女云小姐啊!”贾太平故作惊讶道:“这可得要好好地查查了。”“老刘,你这就去问问各堂口的老大们,看看是不是我们的人请去的,一有消息马上回来报告!”“是,老爷,我这就去!”“阿杰将军、各位,现在事情还没弄明白,不如大家进来坐下喝杯茶,慢慢聊!”贾太平十分盛情地邀请道。“这样吧,阿成,你们几个守在外面,自己小心点,我和贾太平进去,看看他能耍什么花样!”阿杰小声地对阿成说道。“嘿嘿,既然贾三爷如此盛情,那我就陪贾爷进去坐坐。阿成啊,你们几个去外面等我。小心点,可不要在三爷面前做些无聊的事丢了小姐的脸哦!”阿杰在贾太平的引导下进了屋内。屋子里黑黑的。“他妈的,怎么黑社会家里都这么黑啊!”阿杰心想。贾太平摸索了一阵后终于点亮了用作照明的魔法晶石,屋子里终于亮了起来。“您请坐!”贾太平不好意思地解释道:“这个客厅平时不太用,是用来招待贵宾的,所以……”“哦,不要紧!”阿杰随口答道,不过他心里却想:“怎么连个下人也没有啊!”“杰将军平时爱喝什么茶啊?”“随便吧,我无所谓的!”阿杰随口答道:“要不,就绿茶吧!”“啊,正好, 真人网投游戏平台上个月有个朋友从南方给我带了一些好茶, 澳门网上娱乐在线游戏网站我这就去给您拿来尝尝。”贾太平用献宝般的口气说道。说着贾太平便起身向内堂走去。“贾三爷……”听到了阿杰的叫喊, 真人网投游戏平台评级贾太平不但没有停下脚步却反而如同听到别人上门要债一般, 澳门线上赌博网址大全飞快地向里面狂奔起来。“晕,不就是想让你给我再弄点早点嘛,也不用跑这么快啊,真小气!”阿杰有点觉得不可思议地看着高速狂奔而去的贾太平,心想:“他妈的,没吃早饭还真饿得慌!”“咦,这不对啊,我这么客气干什么啊,我是来找他们算账的啊!”阿杰越想越不对劲:“糟了,可别真的中计了啊!”“贾太平,你给我出来!我警告你,可别耍什么花样啊,乖乖地把人给我放了,不然我就把你这儿给拆了。”阿杰的声音顿时提高了两个八度。“嘿嘿!”贾太平又一次出现了,不过只是出现在内堂的门口。“贺杰,你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要闯进来。今天你就躺这儿吧!”贾太平嘿嘿地奸笑着,他的鹰眼勾鼻在秃顶的衬托下越发显得狰狞了。“都给我上!”贾太平双手一挥,几个持刀大汉从门口一涌而入。“就这些人想对付我,可没那么容易。”已是经历过大战的阿杰对这些人还没放在眼里。“难道你们就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魔法这东西吗?还有魔武双修你们知道不?”阿杰轻蔑地说道。“我知道你的魔法很厉害,不过你又知不知道你现在站的这个地方叫什么吗?”对方显然已经视阿杰为桌上的鱼肉了,说话的语气也已经再无刚才的恭敬之意,显得有些得意起来。“什么,这里有什么大不了的,很厉害吗?”好奇之心人人有,阿杰也不例外。“你抬头看看头上,这种高高的尖顶建筑本来就有封魔作用,再加上这个厅所用的材料都是金属的,这效果就更好了。”对方仍然是那么地得意。阿杰伸手敲了敲墙,果然入手冰凉,硬邦邦的。“你以为这样就能困住我了吗?”阿杰不由得又问道。“这样当然是困不住你,只能对付些二三流的法师而已,但是你再仔细看看,顶上挂的那块可是特大号的封魔石哦!再加上我对屋内各种元素的密封结界,虽然我知道你已经有了中级法师以上的能力了,但是凭我的研究,除非有大法师以上的实力,否则就别想在这里用魔法!”阿杰暗中一试,果然屋内大有玄机。原本空气中应该十分活跃的各系元素现在一个个似乎陷入了泥沼一般难以驱动,而且由于屋顶的那块封魔石的作用,让阿杰觉得在运行魔法时浑身有一种说不出的烦躁和沉重,同时魔法运用能力也下降了很多。“看来只能靠硬拼了。”阿杰心想。“不过幸好,在内力驱动后,体内的那些元素加上自己能驱动的外界元素,似乎还能发一个五阶的魔法。”“这可不能浪费了,一定要好好地运用说不定要靠这个救命的!”贾太平看着阿杰的神情不住地变化就知道阿杰的魔法估计是不行了,于是他对着那群手下挥了挥手道:“都别傻站着啊,给我好好地招待招待我们的杰大将军啊!”“贾太平,你居然敢对朝廷命官下毒手,就不怕死罪难逃吗?”阿杰大声地质问道。“嘿嘿,朝廷命官、将军,好大的官啊!”贾太平冷笑一声道:“我呸!在我眼里还不就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好了,不说了。兄弟们送他上路了。”望着呼啸而来的人群,阿杰只能苦笑了一下,双手握紧了那把巨大的剑静静地等待着攻击的到来。来人都是些高手,反应迅速、身手敏捷,行业资讯很快当先一人就已经冲到阿杰的面前。一柄雪亮的弯刀,划着优雅的线条,带着呼啸的金属破空声当头向阿杰劈来。阿杰向右一侧身,刀擦着阿杰的外套“咝”一声划了过去,肩上的一片衣角被锋利的刀刃削了下来。阿杰右脚一蹬向后退开两步,不过还没等他站稳,又一位老兄已经杀到了。这次是一把细剑,迎着阿杰就捅了过来。阿杰清楚地看到那剑上微微窜动的剑花正在由小变大地向着自己的胸口扎来。挥剑一挡,重重的巨剑轻松地荡开了那把细长如蛇般的细剑,阿杰又向右闪了出去:“妈的,还真难对付!”“贾太平,你他妈到底想干什么?”阿杰大声骂道。“不干什么,只是想送你上天堂。”贾太平语气十分诙谐:“我想你应该不会去地狱吧!”“原来你们今天的目标是我啊!”阿杰终于醒悟了过来。“不错,是你。你也真够给面子的,一想你,你还真就来了!”贾太平继续道:“不要问我为什么,我只能告诉你是为了女人!”“好了,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贾太平不再多说了。阿杰的情况是越来越不妙,本来他就只有些三角猫的功夫,现在最拿手的魔法又不能用,真的已经是左支右绌、疲于奔命了。所幸阿杰的神经反应通过内功和魔法的修炼得到了提升,同时在剿匪中又积累了些实战的经验才努力支撑到了现在。阿杰向右一挥巨剑,“叮、叮”两声刚好封住了从右边横扫过来的两把刀。此时耳中却听到一声金属刀风从背后袭来,百忙中只能一吸气、一耸肩向右做了一个横滚动作,才堪堪躲过腰斩之灾,但是他只觉得背后一凉,伸手一摸肩头一片血红,一片肉被这一下给削了下来。“他妈的,这三个家伙好难对付啊!贾老三旁边还有几个呢!”阿杰伸脚把一张凳子挑了起来,乘着三人闪躲的空当,他又向一边空地闪了出去。阿杰很想像刚才外面一样一运气就把他们的兵器给砸飞,最好是把他们都砸成重伤,他对自己的内功倒是很有信心的。但是对面的几个显然都是高手,个个挥剑收发自如,根本就不和阿杰的那把巨大的家伙硬碰,弄得阿杰挥舞着个巨大的家伙像是在和空气搏斗一般,真是辛苦啊!“要想个办法改变这个局面才行啊!”阿杰心想。转眼间,又有一人杀至面前。阿杰右手挥剑作势欲劈,那人向右轻松一闪准备避开阿杰的攻势,谁知阿杰右手一松,手上的那把大剑居然抛向了左手,只见他左手一抓宝剑顺势刺向对手。那人完全没有防到有此一着,原本向右侧身的一闪,此时却变成了羊入虎口,只能眼睁睁看着阿杰那把巨大的剑轻松地刺入自己的肋部。“好,终于解决了一个。”阿杰一阵兴奋,但是却意外地发现由于刚才左手抓剑的动作不是十分熟练,结果抓到了剑刃上,左手此时满是鲜血,还不知道是不是有手指被割断了。忍着手指传来的剧痛,阿杰伸手从对方身上拔出宝剑,顺便一脚把那人的尸体踹了出去。还没等阿杰多喘口气,紧接而来的第二个人已经一刀横扫而至,危急之下阿杰双脚一蹬,整个人平地跃起一米多高,堪堪躲过了对手的攻击,刀锋几乎是贴着他的鞋底滑了过去。“他妈的,搏一下吧,富贵险中求啊!”在空中的阿杰一弓身,一咬牙将内力注入手中所持的巨剑,一使劲将剑向前面正在翻看尸体的第三个人掷去。巨大的投掷力使得那柄厚重的黑铁剑在空中发出了嗡嗡的震响。在空中的阿杰十分清楚地看到那人手足无措的惊惶、满脸的惊愕和他被那柄剑连人带着地上的尸体钉在一起后的那张痛苦的嘴脸。虽然连着干掉了两个,但是阿杰的压力一点也没有减轻。先不提贾太平他们还在一边虎视眈眈,就是面前的这个近若疯虎的对手,手无寸铁的阿杰就难以抵挡了。“喀嚓!”阿杰用来抵挡对手的一张红木座椅一下被劈为两半。“晕,这还怎么打啊!能不能不玩了啊?”阿杰无奈地扔掉了手中剩下的椅腿。对手个子不高,一张脸上老是冷冷的。(呵呵,老兄,这是拼命啊,哪有人笑脸相迎的。)又是一刀劈头砍来,阿杰无奈地向左侧身,右手条件反射地伸出正好握住了对手的手腕。野马分鬃,这个动作阿杰练得最熟了。“正好!”阿杰心想。他的左手在悄无声息中由下垂变为掠向对方的胸前,紧跟着他左脚绕过对手前突的右脚牢牢地卡在了对手的身后,然后他十分迅速地把自己的身体前倾,右手发力后提,左手贴于对手胸前双脚向前发力,整个身体贴上了对手的身体。对面的那个冷酷高手只觉得一阵晕眩,整个人如腾云驾雾一般向后飞了出去,还没等他弄清楚自己的状况已经一头撞在了墙壁上,当场晕死了过去。“野马分鬃,想不到这招太极拳的入门功夫居然有如此威力!”阿杰有点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双手。“点点星光借我力,狂野流星!”阿杰狂喊一声将体内的元素快速地外放着,同时飞速地催动着外界那难以驾御的几乎凝滞的魔法元素。很快,几道亮丽的星光开始围绕在阿杰的体外。“破!”阿杰又是一声暴喝,只见几团不住流转的星光在屋内高速地旋转飞驰起来。“可千万要一击命中啊!”此时已经疲惫不堪的阿杰心中不住地祈祷着,要是不中,那自己可真的就死定了。几团流转的荧光快速地向贾太平他们几个接近着,流光呈不规则路线飞行,不过它们的目标倒是十分的明确。“轰”一声巨响,几个光团同时在贾太平他们几个的头顶炸开,一瞬间,四人便被包裹在了其中。强光闪过,一个巨大的火球从天而降,一阵火焰飞逝,只见贾太平如遭雷击,满脸黑灰,口角渗着鲜血,他身边的几个打手则在痛苦的嚎叫中化成了几具焦尸。“不,这不可能!”望着歇斯底里地尖叫着的贾太平,阿杰十分了解他此时的心情。自己尽心布置的计划在顷刻间土崩瓦解,这的确会让人深受打击。阿杰弯腰从一具尸体边上拾起了一把宝剑,然后向前一步左脚踩在贾太平的胸膛上,伸手把剑指向他的喉头:“快说,到底是谁要杀我,你们把胡云关哪里了?”“你要是不说,那这些人就是你的榜样!”阿杰挥剑指了指地上的那些焦尸继续威胁道。其实,此时的阿杰已经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就像被人抽干了所有精力一般,浑身上下酸痛难忍,连动一下手指都好像会耗尽自己全身的力气。双眼的眼皮在不住地打着架,心跳快得让阿杰呼吸困难。他现在只是靠着意志在支持着不倒下去。“你到底说不说!”阿杰不由得脚下加了点力。“哎哟、哎哟!我说,我说!”贾太平连连惨叫,脸上满是痛苦的表情。从脚下贾太平胸膛的不断起伏里,阿杰感受到了贾太平的恐慌,于是他慢慢地放松了脚下踩的力量。“我说,我都说……”贾太平的声音很轻,阿杰不由自主地弯腰下去想听个仔细。“哼,跟我斗你还嫩了点!”一团鲜血从贾太平的口中喷了出来,并迅速地在空中形成一道红色的雾。阿杰下意识地把头一偏,向后退了一小步。只见那团红雾迅速地把贾太平包裹了起来。阿杰怕那红雾中有毒,于是便在一边静观其变。但是红雾消散之后,那个光头的贾太平也跟着消失了。“哈哈、哈哈,你真是让我很意外。不过终究你还是嫩了点!”正当阿杰看着地上发呆时,却听见贾太平那奸诈的声音居然从不远处传来。阿杰寻声望去,却见内堂的大门不知何时已被关上了,从门上那些框格看去贾太平正站在门后邪邪地笑着。“嘿嘿,游戏到此结束!”贾太平笑嘻嘻地冲阿杰挥着手。阿杰挥刀砍向大门,却听得传来一阵叮叮当当的金铁交鸣之声。“他妈的,这门也是金属的啊!”阿杰揉了揉被震得发麻的手腕悻悻地想:“还真舍得花血本啊!”“我劝你就不要白花力气了,造这房子我花了上万斤的铜和铁,这个大厅整个都是金属的,没有钥匙光靠人力就是几十个人也打不开这道门。”贾太平有些幸灾乐祸地说道:“你还是乖乖地等死吧!”阿杰怒往上涌,一提气便想再发个魔法干掉他,但是此时的阿杰却再也无力调动魔法元素作攻击了,即使是一个小小的火球。由于封魔石和尖顶结构的作用,大厅内的元素原本是被平衡地封闭在这个空间里的,但是由于阿杰刚刚施展的魔法破坏了这一平衡,大厅里的元素现在开始不住地流动着寻找一个新的平衡点。阿杰此时还想竭力调动这些元素,因此他身体内空荡荡的元素空间顿时成了那些四处乱窜的魔法元素的首要目标。当外界那多种元素一齐涌入阿杰体内时,阿杰再也无法控制了。他的脸迅速地涨红,脸上的皮肤在不断地波动着,波动快速地蔓延到了他的全身,他整个人抽搐了起来。“原来你也只是强弩之末啊!刚刚被你吓了一跳,还以为你的魔力高到吓人,原来只是只纸老虎啊。呵呵,不好意思,刚刚忘提醒你了,在这样的空间里妄动魔法,下场会很惨的。”贾太平刚刚还被阿杰吓了一跳,以为又有什么厉害的魔法,旋即一看阿杰的样子,他便明白了其中的道理。“还是我来做个好人,减轻一点你的痛苦吧!”贾太平发出了惋惜的轻叹声:“可惜啊,为什么要和他作对呢!”“好了,送杰将军一程吧!”窗口突然出现了一群手持弓箭的兄弟会成员,一个个将手上的箭伸入门上的空格中,弯弓开始瞄准。痛苦的阿杰翻身倒地,然后向旁边一滚。耳中只听到挡在自己身前的桌面上“夺夺”的一阵弓箭射在桌面上的声音后,那些强力渗入的元素终于让他昏死过去了。“三爷,这小子半天没有动静了,我们是不是进去看看?”一个手下按捺不住等待,向贾太平问道。“不用忙,这小子诡计多端,谁知道又会怎么样。反正等下他就会被那些元素给压死的,我们只要在这里看着就好了。”“三爷英明!”贾太平对这幢房子还是很有信心的,这个大厅刚刚完工时,当时号称魔尊的魔武奇才高占武一人挑翻了帮会里十大高手、三位堂主,最后还不是在这个大厅里被魔法元素压得经脉尽断、吐血而亡。这小子再厉害也不可能强过他吧!“轰隆”一声巨响,震得正在回忆当年光荣事迹的贾太平脚下一阵踉跄。“怎么回事?”“不知道啊!”“那还不去看看!”“噢!”屋内的人立即乱纷纷地各自行动了起来。“轰!”又一声巨响,巨大的声音在这个中空的金属房子里显得格外的恐怖,直把人的耳朵震得嗡嗡作响、四肢发麻、胸口发堵、嗓子发甜!“禀三爷!”“怎么样,到底怎么回事?”“这声音是石头砸在房顶上发出的。”“这什么石头,这么响。他妈的,谁这么大胆啊!”“不知道!”“不知道你还不快去找啊,真是一群饭桶!”石头砸在房子上继续发出的巨大轰鸣声就像丧钟一般,一记一记地敲打着贾太平的心脏,测试着他那脆弱的神经。

  文章摘要:最近10次交锋沙尔克04,多特蒙德输盘8场。

,,手机网投网站官网

热点文章
近期更新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真人美女棋牌游戏推荐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